对微广播剧声音等元素的思考

侯跃庭

  微广播剧,是短小精湛的新的声音作品艺术门类,大家都亲切地称其为微剧。在千禧年期间,我第一次接触广播剧是从广播电台收听到的《刑警803》,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剧中的音效设置完全模拟了真实生活,例如警车的鸣笛、打开卷宗来办案都会有声音的再现提示,让人有一种闭着眼我就在现场的感觉。因为是破案类刑警题材,有犯罪分子的阴险对话、惊悚悬疑的垫乐烘托、人民警察底气十足的正义话语,我甚至有时还得开着灯才敢继续收听。不是年纪小,而是广播剧制作精良,让我有一种我就在侦破案件现场的错觉,带入性强。
  十几年过去了,在自媒体、各种APP软件平台不断涌现的今天,没想到我还有这样的机会自己制作广播剧。刚接触到微广播剧的录制任务,一开始是有抵触情绪的,觉得这么短的广播剧会有听众喜欢吗?在录音和制作微剧的过程中发现也还挺有趣,也愈发自信了,以前听别人做好的成品,现在是我自己动手,将来会有很多朋友听到我制作出来的广播剧,不知道能否让他们喜欢呢?对此,充满了期待,也更加用心去搜集材料和准备各种内容了。之后的录制和推广都很顺利,在2018年的7月5号,我们来到了浙江国际影视中心,等待我们的是奖项的揭晓,以及大家的讨论,看一看在微剧制作以及创作过程当中,还有哪些故事、经验值得分享,有没有更多的心得体会,值得大家好好交流。
  这次成绩的公布,就像一部微剧的名字:《情理之中和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指的是获得超高人气大家公认的制作精良的微剧获得了大奖,意料之外说的是获奖面广,光一等奖就有十八个作品,还有更多的鼓励创新奖。颁奖的时候更是激动人心,因为来了很多知名的大咖以及在影视剧方面的专家。经过了一上午的讨论,大家谈了自己的创作想法、剧本的出处,以及在创作过程当中遇到的问题,还有提升的办法和策略。
  最终大家都得出结论:创作和编剧,非常重要。没有一个好剧本做基础,故事不吸引人,不能符合时代要求的话,往后的声音演绎创作得再好也是白搭。这次比赛大家有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最多跑一次”。这是新闻微剧,所以新闻性和真实性一定是基础。在编剧这第一层,我本人并没有参与太多,只是在后续的配音和录制的过程中,因为语言表达的方式和习惯,对剧本做了稍稍改动,也是为了故事更紧凑、交流对话有意思,更抓人更吸引人,也更真实。好的有声语言和恰切的声音元素整合是对剧本的二次创作,对整个广播剧都会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在我们自己两部广播剧的录音以及有声语言创作的过程当中,就发现了一些问题。
  一,专业的播音员主持人,普通话太过标准,表达无法像演员一样到位。普通话的表达是播音员主持人的工作性质和要求所决定的,长年累月的主持播音工作,让很多播音员包括我自己形成了能说普通话就尽量去说普通话的职业习惯,在有声语言创作的过程中,普通话的确重要,但是太过标准的普通话,就会给听众一种这样的奇怪感觉:在窗口办事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播音员主持人出身。甚至,来办事的老百姓,都是操着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与身份不符,听上去真实性大打折扣。平常的播音主持工作,时刻要求我们做到字正腔圆,吐字如珠,可是在平时生活中的对话交流,这种状态如果持续存在,第一会让人听着感觉不舒服,第二无法给人以真实感,尤其听众的情绪很难被带入,就感觉像是在听新闻播报。而微广播剧,更多的是对话和交流,应该自然,更具生活气息。比如我在处理旁白的时候用播音腔,自己听上去都会非常难受,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只有五分钟左右时长的微广播剧,更多的是需要质朴化的语言表达,听上去才会让人更舒服,更愿意听。
  二,音效的选择、场景的设置转换很难符合设置的情境。一部好的微广播剧,应该是闭着眼睛听就能了解故事梗概、理解作者的意思、接受导演的意图。但是不巧的是,广播剧没有电视画面,无法做到像看电视一样的效果,更多的是需要我们用音效来烘托气氛,来展现场景即对话者所处的环境。这也恰好是广播剧最具魅力的地方——用声音的魅力撑起了整个艺术作品。
  很多音效需要用各种拟声器具来表现,而不能干录生活中的真实声音元素,比如说:走到车中,拿起了一瓶矿泉水来喝,这个音效就很难在广播剧当中得到体现。上车还比较好表现,那就是拉开车门、关上车门等一系列声音,听众好理解,生活中也常常听到。但拿起一瓶矿泉水这个细节怎么用声音来表示呢?就不能完全靠音效了,需要两个人对话:你这瓶矿泉水啥时候买的?再配上相应的打开瓶盖和喝水咕噜声,听众就大概明白了这是在喝矿泉水,如果单单只配上生活中录制的开塑料瓶是达不到告知效果的。所以音效的选择要真实有效,我们也尝试路过,比如说放牙刷,洗杯子的声音录下来,放到微剧中却根本听不出来,还得要找专业的网站搜罗和整理必要的资料,再通过其它方式来补充,先能让制作者自己信服,才可能让听众听得懂。音效的选择还要做到与众不同,不能千篇一律。录制的过程中发现,网站上甚至以前的资料库中,有相当多的音效,比如说开门和关门,有木门,金属门,防盗门,还有卷闸门等等。有的音效比较完整,有的则比较刺耳,还有的听上去感觉特别古老的门声效果不好,因为我们的剧中涉及到下雨天,农村的门应该是咯吱一声打开的老旧受潮的木门,而且考虑到到开门的是农村低保户的家,不是富丽堂皇的装修,所以光开门声就在三十多种素材中做了取舍。
  对于场景的设置和转换也需要过渡音乐来做分割和说明,因为五分钟的微广播剧要体现好几个场景,转换和过渡就显得尤为重要。要让听众听出来,这是在不同的场景下发生的交流对话和行为状态。如果没有转换,就会让人分不清脉络,感觉乱糟糟的,全是在一个情景下发生的。为了避免生硬,两部微剧我都选择了用过渡音效,有一部用的是相同的过渡音效,第二部用的是不同的声音元素,用这样的方法告诉听众,下面要进行场景转换了。可是用了不同转换音效的间隔乐,给人最大的感受就是,哎,突然间冒出这段音乐,不知道是想告诉我们什么?所以从大众的听感上来说,如果一定要用转换音效的话,还是尽量用简短、轻快的间隔乐,更具有标志性,也更能给人以明晰的导向感,不会显得突兀和刺耳。
  三,五分钟的微广播剧虽然很短,但仍然需要完整的开头和结尾。自己录制的两部微剧,开头都是用的固定的表达方式,比如,您现在听到的是,某某台选送的微广播剧某某某,是以真实故事改编。紧接着,配上开场音乐以及简短的旁白,两部微剧使用了不同的结尾方法:一部是等旁白结束语读完后,垫乐声音往上拉,有一个拉高和渐弱的操作手法;另外一部选择的是,在整部剧结束的时候,用一段特殊的人声伴唱来表达烘托整部剧的正能量导向,就像电视剧一样,有了片尾曲。
  在两部微剧配音、配乐,增加音效制作完毕之后,发现各有特色,但也在反复播放收听中发现了更多的问题,比如音效选择不合理、垫乐声太大干扰了对话的听感等等。在颁奖当天的分组和集体讨论过程中,发现大家都有共同的困惑,只是选择了不同的方法来解决:
  第一,对于播音员配音,普通话太过明显的“缺陷”,我们用的解决方法是主持人播音员用夹杂着部分方言的方式,占比约35%左右,即使用方言也要选择大家都能听得懂的方言来辅助。其它台,比说衢州台的《小蝌蚪找妈妈》选择的是用主持人自己孩子的真实声音来平铺直叙,更符合角色样貌和身份特征。还有兄弟单位选择启用了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素人,来展现广播剧的角色魅力,当然这其中还是需要主持人、编导来进行相应的指导和帮助。比如克服他们在录音过程中产生的不适和紧张心理。
  第二,音效的雷同。在讨论的过程中就发现,英雄所见略同,所有的音效到最后大家选择的都是类似的,甚至是完全相同的音响效果,这就导致了家家户户的开门声一个样,咳嗽、哭声、笑声都一模一样,整体听下来之后,真实感打了很大的折扣,也会有听觉上的疲惫感。有些关键的音效是不能拿来共享的,所以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平时要多积累一些好的声音元素,包括间隔乐、音响特效,要做一个有心人,或是跟专业的音频效果老师进行交流,看能否专门来定制,符合自身微剧特点的音效和间隔乐。
  最后一点就是仅有五分钟的微广播剧,要怎么让它变得更完整?是否开头结尾都应该有固定的模式,大家得出的观点各不相同:有的人说要完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还有的人说要体现个性,就不一定需要固定的开头和结尾。甚至还有第三种观点:可以增加固定的开头,不用结尾,或者使用结尾没有开头,有音乐的铺陈转换,有情绪的递增,就足够了。只要内容完整,无论怎样的设置都是情理之中,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
这次微剧大赛从创作到参赛再到最后的领奖,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千万不能雷同,选材要新颖,立意不能偏题。专业的评委最终指出了很多作品因为相似性而没有得到太好的名次,统一的材料,一样的内容,相似的选题进行反复的演绎制作,动作太过整齐划一,也会有很大的审美疲劳,无法让人“耳朵一亮”,比如《失宠的高跟鞋》这部微广播剧,有好几家单位都报送一样的题目和内容,只是换了声音演绎者、配乐和音效做了不同的处理,五分钟内没有具体体现“最多跑一次”的中心思想,只是窗口工作人员和家人的误会和延续,作品虽制作精良,但却与第一名失之交臂,着实可惜。当下的传播是手机平板、网络的及时视听传播,受众没有太多的时间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听相同的内容,所以更多的是需要在选材以及角度的选取,甚至主人公的原型创作方面进行大胆突破,看能否有新的冲突点,这样才能在后续的有声语言创作中进行二度创作,这样既能体现个性,也能让更多的受众喜欢微广播剧这种传播的方式,《新玄奘西行记》就是最好的例子:唐僧穿越到今天的出入境办事大厅,一次就办了好了护照,解决了没有通关文牒的困扰,不仅故事有新意,后期的配音也是用了滑稽和搞笑的演绎,再加上穿越的各种音效、罐头笑声,让人印象深刻,也勇夺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比赛不是目的,但好的作品的确是用声音的艺术让政府的中心工作更有深度,除了娱乐身心之外,更好地体现了为人民服务的大局观,也表彰了人民公仆的光荣使命和责任担当。诸多外省的评委通过这些生动有趣的微广播剧了解到原来在浙江还有“跑小二”这样为民办好事的称呼存在,都羡慕不已。在今后的创作过程当中,我们要结合实际更要从声音艺术的角度出发,达成一种这样的效果:创作出来的成品,不仅听众爱听,观众爱看,在编剧和配音、制作的创作过程中,让我们自己感受到这份喜悦和欢乐,先影响到创作者自己本身,再延伸出去,受益面更广。
   有趣的作品总会受到大家的喜爱和好评,让我们用心演绎好每一部广播剧,用声音的艺术传递正能量、开启属于微广播剧的新时代!

(作者单位:江山广播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