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微广播剧张力的营造——以新闻微剧《远程面签就是敞亮!》创作实践为例

汪海东

  新闻微剧是新闻微广播剧的简称。是以新闻报道为创作蓝本,通过艺术加工展现新时代新风貌的一种广播文艺样式。相比传统广播剧,新闻微剧为了顺应融媒体、碎片化时代受众收听习惯,在篇幅上进行了压缩,一般3~5分钟为一集。微剧体量上虽小,但同样可以表现宏大的主题,丰富的内涵。
  在“最多跑一次”全省新闻微广播剧大赛中,很多作品就是通过新闻微剧的形式,以不同的风格、丰富多彩的表现手段展示了我省在“最多跑一次”改革中涌现出来的真切感人的新闻故事。其中我台根据诸暨市市场监管局牌头分局全省首创“远程面签”服务模式的真实事件改编创作的新闻微剧《远程面签就是敞亮!》获得了大赛一等奖。
  好的新闻故事,也需要有好的表现方法。罗列事件经过,平铺直叙,流水账式的作品,往往如秋风过耳很难打动听众。在创作中如何抓人耳朵,直入心灵,获得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新闻微剧《远程面签就是敞亮!》在营造作品的张力上进行了探索。
何为张力?从物理上来说是弹性物体拉长时产生的应力。从戏剧乃至新闻微剧来说,是能激发听众兴趣,引起听众对演出主体高度关注和期待的内聚力。
  那么如何营造作品的张力呢?在新闻微剧《远程面签就是敞亮!》中,我们主要采用了悬念的制造、设置矛盾冲突、节奏的控制、注重人物语气语调的变化和音乐音效的渲染等方法。
  一.悬念的制造
  悬念在传统戏剧理论中也叫“扣子”,在情节进行过程中打一个“结”,系一个“扣”。也就是揭示出矛盾的端倪,搁置起来,悬而不决,故意在听众心中造成疑问,引起猜测、疑虑、期待的心理情绪,以达到引人入胜的目的。就如拉弓射箭,拉起弓,引而不发。微剧《远程面签就是敞亮!》一开场就设置了一个悬念:
  【救护车警笛声响起】
  二丫:妈,妈,好疼啊!啊——
  丈母娘:医生啊,这不预产期还有两周吗?这,这,这咋整啊?
  医生:快快!孕妇是妊娠高血压综合症,有早产症状。
  二丫:妈,建平咋还没来?

  第一个场景就抛出了悬念,吸引听众了解接下去故事的发展,“二丫”早产会有危险吗?她丈夫“建平”去哪里了?
  随着剧情的推进,悬念一个接着一个:丈母娘打不通电话,“建平”在干什么?“张总”生气挂了“建平”的电话,“建平”是否会有麻烦?“二丫”早产会不会有性命之忧?妻子早产,“建平”无法离开东北,怎么去诸暨办审批手续?
  悬念就是为了吊听众的胃口,吊足了胃口,把弓弦拉得最大、最紧,那射出去的箭才有力量。解扣的一刹那,也就是击中听众情感的爆发点。
  二.设置矛盾冲突
  新闻报道中,有些内容是没有故事性的,改编成新闻微剧就需要进行必要的艺术加工。营造剧情的张力,矛盾冲突的设置必不可少。
  微剧因为时间限制,往往只能表现事件的一个面或者一个点。不可能有充裕的时间为故事情节进行铺垫,起承转合也不能很完整。所以需要在简短中力求丰富,明快中要有曲折。在矛盾的不断推进、不断叠加中,拉开剧情的张力,调动听众的情感。
  在微剧《远程面签就是敞亮!》中,我们设置的两组矛盾:“建平”和丈母娘的矛盾冲突,以及“建平”和“张总”的矛盾冲突,其实归结起来是“建平”无法去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家办审批手续的矛盾。
  建平:对不起对不起……老婆我来了来了,车太堵了,怎么样?你没事吧?
  丈母娘:没事儿?你个五迷三道,你老婆搁这儿生孩子,你是男人不?
  建平:妈,我也不知道二丫会早产啊,你说你这手续不办,股权转让的600多万就拿不到哇!
  丈母娘:钱钱钱,就知道钱,你说你眼里除了钱还有啥?钱重要还是你老婆孩子重要?
  【手机铃声响起】
  建平:喂,张总,明天的机票我已经订了,可是我……
  丈母娘:啥?明天你还敢走哇?你个白眼狼,看我不削死你
  【伴随东西摔落的声音】

  强烈的冲突,让听众听了也非常纠结,这似乎是无解的一个难题。一方面丈母娘因为误会差点动了手,妻子因为早产从眼前被送进急救病房。另一方面股权的受让方“张总”以违约巨额罚款咄咄逼人。
  矛盾冲突到了极点,听众也差点被逼疯了(剧情营造的张力拉到了最大)。这个时候传来好消息:“建平”不必远赴故乡亲身办证,只需通过网络,手机即可办理审批手续。这个时候听众也会和剧中的“建平”一样如释重负,同时对“最多跑一次”的新政带来的便捷感同身受,给予极大的赞许和肯定。
  三.节奏的控制
  节奏分为内在节奏和外在节奏。内在节奏主要是指人物情感的律动,外在节奏是指时间速度上的缓急。节奏的变化,带动听众情绪的波动。这种弹性效应,同样加大了剧情的张力。
  在微剧《远程面签就是敞亮!》中,表现在人物情绪高低起伏的变化。由于微剧展示的往往是整个事件的一个局部,所以在该剧中人物的情绪一开场就处于较高程度。
  “丈母娘”的情绪变化是由焦急到暴怒:开始电话找不到女婿“建平”的时候心里是焦急,后来误会女婿为了钱,不顾女儿要回老家办审批手续,一下变成了暴怒。
  “张总”的情绪变化和“丈母娘”的比较相似,开始催促“建平”的时候情绪是焦虑的,后来误会“建平”推托,盛怒之下挂了建平的电话。
“建平”受“丈母娘”和“张总”的责怪,从开始的心平气和到后来焦头烂额,在后面接“张总”电话的时候也忍不住吼了起来。
  剧中人物情绪的律动,带动听众情感的波动,特别是几个人物的情绪律动形成“共振”,集中在同一时间爆发的时候,听众的心被揪紧了。
  在时间节奏上,微剧《远程面签就是敞亮!》的按急——缓——急——缓的节奏变化的。
  从 “二丫”突发早产症状被送上救护车的“急”;到“建平”尚不知妻子发病,从容和“张总”电话协商的“缓”;再到丈母娘斥责“建平”,“二丫”被推入手术室急救的“急”;最后是柳暗花明,远程面签解决了“建平”的燃眉之急,节奏也“缓”下来了。
  以上案例可以看出,快的节奏让听众紧张和兴奋,慢的节奏呈现的是平和或抒情。没有节奏或者节奏混乱使人麻木,无法产生共鸣。而节奏张弛有道,则让作品充满张力。
  四.注重人物语气语调的变化
  广播微剧是声音的艺术,人物的塑造主要是通过语言来表现的。而通过语气语调的演绎赋予人物语言以感情色彩、性格色彩,提高语言的魅力,从而调动听众的情绪,引起感情上的共鸣。微剧《远程面签就是敞亮!》很注重语气语调在人物表现张力上的作用。
  如“丈母娘”开始找不到女婿称呼他“这臭小子”,虽然是嗔怪,但还算是昵称。后面误会女婿抛下即将早产的女儿时称呼变成了“白眼狼”,显然是怒斥了。
  “张总”对“建平”的称呼也是前后有别,前面是客气地称“建平”,省略了姓氏。后面对其很不满的时候,连名带姓称为“王建平”。
  除了字面上的变化,在具体演播的时候语气语调也有不同的表达。这些语气语调的变化渲染了人物的情绪,制造了紧张情绪,加大了剧情的张力。
  语言语调从外在的表现力来说,有抑扬顿挫,轻重缓急等形式。
  如在微剧《远程面签就是敞亮!》中,“丈母娘”扮演者的语气变化还是很丰富的。在救护车里和女儿说话时,虽然因为找不到女婿,有点急躁,但语调还是轻而柔的。而在病房里和女婿争执时,语气是急促而顿挫有力的,从中能让听众感受到东北大娘的直爽泼辣的性格。
  当然不是语气铿锵就一定有最好的表现力,有时候细腻传神的表达更打动人心。甚至通过语气语调能表现出内心戏,在“二丫”被诊断为有早产症状时的场景:
  【救护车警笛声响起】
  二丫:妈,妈,好疼啊!啊——
  丈母娘:医生啊,这不预产期还有两周吗?这,这,这咋整啊?
  医生:快快!孕妇是妊娠高血压综合症,有早产症状。
  二丫:妈,建平咋还没来?
  丈母娘:二丫,别怕啊,妈在呢。

  在录制过程中,“丈母娘”的表演者在说“二丫,别怕啊,妈在呢。”这句台词时,是微微带有颤音的,关爱之情溢于言表。因为对女儿的爱之切,才有了后来因为误会女婿不顾女儿早产回老家办审批手续而大发雷霆,这在逻辑上对人物情绪转换做了很好的铺垫。
  微剧篇幅短小,不意味着在人物刻画上可以粗枝大叶,往往一些细微的语气语调的变化可以传达丰富的内涵。情真意切是最好的表达,最能直击人心。
  五.音乐音效的渲染
  渲染原来是绘画用语,指的是用水墨或色彩涂抹画面衬托主体形象以加强艺术效果。
  微剧因为短小,时间长度上有限,为了增强表达的张力,可以通过音乐音效的渲染在深度刻画上下功夫。可以烘托气氛,调动听众的情绪,在剧情演进的过程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微剧《远程面签就是敞亮!》中,为了体现写实风格,音乐渲染只用了两次,大部分场景都是纯语言对话。
  一次是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在给“建平”指导用手机视频办理审批手续时:
  小王:您好!我是小王,您别着急!你们需要办理的审批手续可以通过我局新近推出的“远程面签”解决了。您只需要通过微信或QQ接通视频……对,没错!手机上的视频就可以。然后出示您的身份证,阅读并签署声明书,然后经过我们确认没有问题了就可以完成远程面签了。
  所有的办事流程通过办事员“小王”一句话进行了解说,在说这句话时我们配上了一段带有鼓点,节奏急促的音乐,这段音乐的色调是昂扬、明快的。我们希望通过这段音乐一方面表示正在操作过程中,另一方面表达政府机关在“最多跑一次”改革中的工作激情。
  还有一段音乐是主人公“建平”历经各种误会和折腾,最后审批手续通过手机视频办好了,同时新生儿也降生了。剧情柳暗花明豁然开朗,这个时候一段充满热情和希望的交响乐渐起。这里我们想通过音乐表达的是情怀和喜悦,在音乐的渲染下,听众的情绪被推向了高潮。
  在这个微剧中,我们音效用得还是很多的。因为没有用旁白和画外音,所以音效起到了交代场景和动作的作用。另外,音效也可以起到渲染的作用。
  如开场就是救护车的音效,这个音效往往给人以紧张的感觉。
  在“建平”赶往病房的过程中,我们连着加了很多音效(急刹车、超车声,急促的脚步声、喘气声,撞翻了瓶子盒子的声音),渲染了主人公“建平”慌乱、毫无头绪的内心状态。给听众以紧张,压迫的心理感受,而紧张感就是一种情绪张力。
  最后婴儿啼哭的音效,代表了双重含义。主人公“建平”的孩子平安降生和群众欢迎“最多跑一次”改革的诞生。此外婴儿啼哭的音效,也渲染了氛围,给人以朝气蓬勃的心理感受。
   微剧很小,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入手和把握。但要创作出优秀作品,同样不易。需要有好的题材,巧妙的构思,丰富和有效的表达方法。在剧情和演绎中营造张力,是我们在寻求最佳表达的一种尝试。

(作者单位:绍兴广播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