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的“定位”与“品位”——刍议广播节目的编排与选材
王志勇

  当今社会广播似乎成了一个“小众”的话题。“早晨听广播,白天看报纸,晚上看电视”的黄金定律早已被打破,随着听众被大量分流,广播的影响力与当年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尽管冲击巨大,但广播也并没有像一些人所预言的那样,最终走向“没落”,反而随着移动人群的扩大和私家车的激增而获得新生和繁荣,一些专业广播电台的异军突起,更是令人刮目相看。由此而联想到,媒体生存靠什么?绝对不是所谓的“形态与包装”,而是否“被需要”。因此,媒体要有自己的“定位”及“品位”。就广播而言,所谓的“定位”,就是你的节目是要“做给谁听”?而所谓的“品位”,就是你的节目“好不好听”?这是两个最基本的问题,如果认识不清,节目也就无的放矢,最终也会“吃力不讨好”。许多广播电台的“沉浮”案例,就是最好的说明。由此可见,媒体的存在价值取决于受众对它的需要程度;媒介的生存关键在于其能不能满足受众需要而做到“有求必应”。传播是传者与受者双方互动的行为,缺少任何一方的互动都不能称为传播。媒介的影响力往往表现为受众的社会行为,也就是受众对媒介所传播内容的关注程度。
  作为广播电视节目监听评议组成员之一,近期集中收听了台州新闻、交通、音乐三个广播电台不同时段的节目,总体上来讲,各台在节目的舆论导向上并无瑕疵,在节目设置和节目内容选择上也都下了一番功夫。比如在上午时段,三个台都很重视,对栏目的编排都作了精心的策划,内容和形式丰富多样。像《台州晨报》、《阳光热线》、《小雅读报》、《“1027”市民热线》、《我有话说》,以及《下班吃什么》、《媒体看台州》等栏目,都是听众关注度比较高或喜爱的节目。但综合起来看,从节目时段安排到内容选择方面,觉得还有值得改善和提升的地方。归纳起来,大体有以下几个方面问题显得比较突出,值得探讨。
  一,同质化问题依然突出
  几个台播出的内容总感觉大同小异,似曾相识,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不多。“白天像交通台,晚上像音乐台”三个频率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内容多有重叠,每个台也没有什么特别鲜明的个性,让人很难区分出正在播出的是哪个台的节目。例如,上午10点半到11点这个时段里,广播新闻综合台的《私家车直通车》、交通台的《1027市民热线》、音乐台的《二手车来了》播出的内容,清一色是有关汽车投诉的内容和话题。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设置三个广播频率的价值就要大打折扣,甚至没有必要。从听众的角度来说,三个台应该各有侧重,各有分工,以满足不同收听群体的需要。照葫芦画瓢完全没有必要,难免造成资源浪费,受众目标分散,忠诚度降低。同样,从听众的角度来理解,像广播新闻台应以新闻资讯类节目为主打,是听众获取新闻以及本地资讯的主渠道;而交通台的重点应该是路况的实时播报,交通信息的发布,车主的消费维权,汽车文化的普及等方面的内容,是听众获取交通及汽车科普知识的专业平台;而广播音乐台应该以满足大众娱乐需要为己任,是人们欣赏音乐,培养音乐兴趣,陶冶情操的最佳选择。如果各家电台能够在各自的领域把自己的节目做到极致,形成自己的固有特色,受众自然会根据自己的口味而聚拢,电台各自的听众目标自然也就会出现。当然我们不能否认专业化并不等于是专门化,但还是要有个主次。
  二,新闻资讯内容占比太少
  想听新闻不容易。新闻的力量在于传播,然而让人有点遗憾的是,在台州广播电台三个频率的大部分时段里,新闻所占的比重实在是微不足道,本地新闻更是凤毛麟角。而且新闻节目类型单调,体裁单一。以广播新闻台为例,除了上午时段集中播出的《台州晨报》、《阳光热线》、《小雅读报》、《“98.7”快报》之外,其他时段播出的新闻内容却很少,尤其是动态的新闻消息类节目更是少之又少,新闻播出的密度也远远不够,这与广播新闻台的定位似乎有点名不副实。消息类的新闻节目应该是广播新闻台的重头戏,它是新闻报道中最常见的,也是新闻节目最核心的内容,应当大量地安排在广播的“黄金时间”里播出。很多做的比较成功的电台对“正点半点”新闻都表现出超乎寻常的重视和热情,但台州广播新闻台在这方面显得有些“势单力薄”。其次,广播节目的栏目化不应该完全取代专题性新闻类节目。专题性的新闻节目时效性不如消息类新闻节目,但它围绕一个主题,采用消息、通讯、特写的体裁一次或多次的报道,可以提供详尽的、更多深度的报道,像这种类型节目的报道范围更加专项,会有比较稳定的特定听众群体,如果新闻台缺失了这块内容,那么,整个新闻节目的编排就会显得厚度不够。此外,广播新闻报道体裁不够多样化。广播除了口播新闻之外,还应该包括广播评论,录音报道,现场报道,新闻性专稿,连续报道,系列报道等等体裁,在节目竞争日益白热化的现实环境下,为什么要自废武功,而不运用好手中的“十八班武器”让其发挥最大的作用。
  三,节目内容选材值得商榷
  “捡到篮里就是菜”的做法不可取。节目播出的内容应该与时俱进,时过境迁的东西应该尽量剔除,如果把过时的内容依然作为最新档的节目播出显然不合时宜。例如,交通广播台播出的《开讲啦》,其中有一期的主讲人是董明珠,而此时的董明珠早已卸任格力集团董事长职务,并被媒体抄的沸沸扬扬。然而,节目中主持人依然介绍董明珠为格力集团的董事长,显然是张冠李戴,前后“朝”不分。尽管节目内容很正面,充满正能量,但依然会给听众造成一种节目内容陈旧并与时代脱节的感觉,无论你内容有多正确,但传播效果一定会大打折扣。出现这样完全不应该出现的毛病,分析起来原因不外乎有三种,一是编辑人员的粗心,二是节目编排的粗糙,三是播出前没有再审。此外,《开讲啦》完全是一档电视栏目,适不适合在广播里完全呈现真有值得讨论的地方。电视与广播毕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节目形态,电视有电视语言,广播有广播语言,两者各自有各自的播报规律。电视强调的是画面感,广播追求的是语言形象,两者不可混淆也不可替代。电视栏目在广播节目中的“全盘照搬”不经再加工的“完全植入”,其做法会不会伤害到广播自身的独立性,会不会让听众觉得广播不过是电视的附庸而已?
  四,评论类节目舍近求远,缺乏贴近性,得不偿失。
  几个广播频率不约而同都开设了像《曹景行评天下》、《何亮亮说新闻》之类的栏目,而且都由现任的或离任的凤凰卫视的评论员担干节目的评论。开设这样的栏目不知用意是什么,是追求名人效应,、新鲜感,或是权威性?个人认为以上目的都十分有限。首先,远水不解近渴,其评论的内容与台州的关联度不高,难以引起本地听众的共鸣 ,例如《“98.7”快评》有一期内容,评的是南京方面的事情,远在天边,相信很多台州的听众都不会太关心;其次,这些评论员都是电视节目里的老面孔,并无多少新鲜感,他们到广播里来窜个场,在一定程度上反而会让听众觉得广播节目缺乏自己的原创性,倒不如由电台自己的主持人来评论,哪怕是内容完全复制过来,至少与台州还有一点关联,还有那么一点“贴近性”,传播效果也许会比“外来和尚念的经”要来得好。如果再增加一些自己所采访的内容,这样的新闻评论性栏目,可能还会给电台自身加分。
   尽管列举了上述诸多不足,但这几年台州广播的进步有目共睹,仅从收听率调查数据来看,台州广播听众整体的收听目的并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细分听众群的分布,也基本稳定;听众喜欢收听的节目类型、频率类型尽管有些波动,但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而发生变化的是听众的欣赏水平提高了,听众对频率节目的制作要求不同了,听众的“口味”提升了。因此,广播电台所要强化的应该是在节目的编排上多下功夫,在内容的选择上更加精益求精,在栏目的整体规划上更要明确“定位”,保持“品位”,最大限度地满足听众的需要,从而获得广播电台自身的更好发展。

(作者单位:台州广播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