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国际视角 看别样中国——对于融媒体环境下外宣人物专题的思考

曹岳枫

  “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好声音”,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新闻宣传工作的重要要求,也是主流媒体义不容辞的责任使命。而中国文化如何走向世界,中国故事如何向海外受众讲述,也是我们作为电视外宣工作者一直在思考和探索的问题。前不久,2017年度中国广播影视奖出炉,浙江国际频道为G20杭州峰会度身定做的人物系列专题《我在杭州》获得电视节目类大奖。而在此之前,该系列节目曾在G20杭州峰会期间被国内外众多主流媒体、争相转载,在新华网、facebook等网站上的点击量都可圈可点,并且获得浙江省对外传播金鸽奖的一等奖。由此引发我对于当今融媒体环境下外宣人物专题制作的几点思考。
  一海外收视人群是电视外宣首先要明确的定位
  
《我在杭州》系列通过十位生活在杭州的不同职业不同身份的外国人的自述的方式,以一个外国人的视角,感受并观察杭州这座城市的活力魅力。毋庸置疑,这样的节目策划无论是外宣意识还是传播效果都会较传统的外宣节目有一个较大的提升。这也取决于在节目创作之初,节目组就首先明确了这个系列的外宣定位:1:收视人群锁定为以海外观众为主体;2:深度挖掘中国特色,打造国际化视听产品;3:力求能在海外主流媒体播出,实现国际传播效应的最大化。如此明确的诉求,并以此为出发点的节目内容以及形式的设计,使得这个系列节目从一开始就有着很强烈的目标性、针对性。而在上述三个定位中,以海外观众为主体的收视人群其实是我们电视外宣的最基本的也是首先要明确的定位。基于这样的定位,我们才能找到合适的话语方式、节目内容和表现形态。文化的对外传播,从来都不是单向的、灌输式的过程,而是双向的、互动式的跨文化交流。要提高文化对外传播的有效性,就要使用目标对象熟悉的话语、遵循目标对象的思维方式和接受习惯。这也就是我们需要明确收视人群定位的必要性。
  二“碎片化传播”不等于碎片化的结构
  
“碎片化”的英文是fragmentation,又译为“分众”。融媒体时代,传统“一概而论”的大众传播逐渐被分众传播所取代,这要求我们在进行传播时要更加精准地定位受众,摸清目标受众的需求和阅读习惯来进行传播的信息制作。在这一背景下,传播的信息不能是无序的,必须根据受众的特点来精心构建。“碎片化传播”的出现,是为迎合信息时代受众碎片化的阅读习惯。注意力资源的稀缺要求传播的高效率,也就是说必须在较短的时间内传达完整的信息,因此相对于传统的大众传播方式,“碎片化传播”结构的逻辑性更为重要。如果传播信息的内容结构是碎片化的,很容易浪费本来就有限的受众注意力资源,导致信息的“飞沫化”,失去传播价值。
  同时,碎片化时代的到来让“短视频”在短短几年内已经成为了一种风靡全球的媒体传播形态。在移动化、碎片化的内容消费时代,越来越多的受众不再愿意花大块的时间去收看长篇累牍的报道,但是却很愿意去观赏一段短小而有意思的视频。 而在节目的构建方式上,短视频的构建难度其实要远大于大体量的节目。特别是在社交媒体盛行的当下,一个短视频上亿点击量时刻都在发生。在这么多小体量专题现身的时代,只有注重结构才能增强关注的有效性、增加赢面。
  那么在各种故事的结构方式中,人物专题尤为要重视的一点就是“人中有事、事中有人”的故事结构。《我在杭州》系列在各集故事的讲述中,“人中有事、事中有人”表现得极为明显。每个故事的不同部分又彼此相得益彰、互为衬托补充。多米尼克,一个原本打算离开杭州的奥地利人,在他就要离开的时候,仅仅想要为了表示对这个城市的好感,制作了一个名为《谢谢杭州》的视频,可是没想到人们对这个视频的喜爱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而他也因为这个视频而留在了杭州;来自法国的一位名叫“一天”的歌手,在杭州邂逅了自己心爱的姑娘,于是从此留在了杭州并组建了一支乐队。当他们的孩子在西子湖畔出生的时候,他的名为“三个诸葛亮”的乐队也迎来了演出事业的春天;而来自美国的足球教练Lamb 用足球将东西方的文化联系了起来,他甚至跑到杭州周边的农村,为当地的孩子们组建了一支足球队……其他诸如因为研究基因科学而获得政府友谊奖的科学家、 为了帮助跟自己一样来到中国的外国人而研发了一款APP的小瑞士等等,该系列节目正是通过一个个鲜活而完整的人物故事,勾勒出当下中国的一幅生动的图画。
  三、独特的叙事方式带来不一样的视角
  
讲故事是国际传播的最佳方式,是十八大以来我国国际传播语态的创新和策略性改变的主要方向。融媒体时代电视人物专题的制作也可以追根溯源,从文学和艺术的角度进行思考。如全知视角、有限视角、线索人物,以及第一、第二、第三人称视角切换、零度写作等等。在《我在杭州》系列中,一方面节目组打破了电视专题片常用的第三人称的叙述方式,采用了第一人称“我”的叙述视角,让主人公用自己的语言、以他(她)的视角、通过他亲身经历的故事带给观众以平和生动的视听感受,同时更增加了节目的感染力。另一方面,该系列在叙事策略上采用了一种全新的感知模式,即“陌生化”的讲故事手法。所谓“陌生化”的手法,就是通过外国人的视角和不同的文化感知,拉大了讲述中国故事的“距离感”,从而形成一种叙事的“陌生化”效应,更加有效的提升了讲述中国故事的可信度。
  2016年,BBC曾经推出一个名为《中国新年——全球最大庆典》的纪录片,以一组外国记者、主持人的视角,亲生经历中国不同地区、城市中人们的新年。从而从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情感等各个层面来感知一个飞速发展变化中的鲜活生动的的中国,这个纪录片无疑成为了一部外国人讲述中国故事的绝佳典范。而《我在杭州》系列从某种程度上跟《中国新年——全球最大庆典》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并且,它短小精致的体量让叙事的节奏显得更加灵动和轻巧。它以真实客观的画面语言、用异域文化的视角和西方人不同的身体感知去解读杭州这座古老城市的全新活力和蓬勃的生命力。不仅具有特殊的说服力,也展现了我们中国文化对外传播的策略:即:通过西方人的视角与叙述语言来展现中国的核心价值观。
  四、“普通人”的故事能够带来理解中国的便捷途径
  在外宣人物专题的选题过程中,我们除了讲述一些有着卓越成就的华人的故事之外,很多时候我本人更加倾向于讲述一些普通人的故事。因为首先“普通人”的故事为海外观众提供了一种理解中国的便捷途径。尽管国力的攀升已经让中国在世界上有了更大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但是总体而言,国外尤其是西方世界,对于中国仍然存在着结构性的无知。因此,要想让西方观众了解和理解中国,必须降低传播信息的解析难度。而普通人的故事显然比一些伟人或者精英一族更有亲和力也更加容易消化吸收。“普通人”的生活中往往潜移默化地渗透着中国社会的文化价值观。在对普通人故事的讲述中,这些文化特点会显现出来,并且被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所了解和吸收。
  其次,“普通人的故事”可以通过介绍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的生活、经历和观点以及精神追求,让故事更具情感和人性,也让作品具有可以超越国界和不同文化背景的穿透力和冲击力,从而避开中西方意识形态上的隔阂,与海外观众形成有效的沟通。
  拉斯韦尔的七种宣传技巧中有一种“平民百姓法”,指某讲话者称自己及其观念是“人民的”或“普通老百姓的”以受到更广泛的信任。以国家为主体,对“普通人”报道,对外传达的信息是,中国不仅仅是个别“伟人”、“英雄”的中国,更是每一个“普通人”的中国,这样的宣传对于国外受众来说更容易接受。在《我在杭州》系列节目的选题中,也充分展现了“普通人生活”的魅力。虽然系列节目中的人物都是外国人,但是在人物的选择上,几乎全部都是各行各业的普通人,有摄影师、歌手、也有足球教练、餐厅经理、还有留学生、科研工作者……节目组正是希望通过这些普通的外国人在中国生活的故事,让海外观众感知一个更加真实、鲜活、可信的中国。
  五、用情感讲述人物故事是人物专题的杀手锏
  情感是人类共通的桥梁,人物专题要以情动人,没有情感的人物专题节目就是一部没有灵魂的躯壳。无论是纪录片还是专题节目,对于人物的塑造,情感永远是不可或缺的因素。同时,好的情感处理往往成为一部好的人物专题节目的最终制胜的杀手锏。
  《我在杭州》系列中有一期节目讲述了一位名叫拉吉的印度小伙子来到杭州工作。两年来他走遍了周边的很多地方,在这些地方他找到了自己童年生活的影子。节目中有一个画面留给观众非常深刻的印象:拉吉经常跟自己的母亲视频电话,在一个美丽的黄昏,拉吉坐在一个农家院落告诉母亲他在这里生活得很好。手机屏幕上中拉吉母亲——一位身着传统印度服装的老人慈爱的笑容深深的感染了观众。瞬间让观众体会到这个节目中母子之间情感的温度,也恰到好处地提升了拉吉这个人物的真实感。
  在2017年度浙江省广播电视外宣奖金鸽奖的另一部获奖作品《兄弟》中,人物的情感运用也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并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兄弟》通过来自同一个家庭的不同年龄不同经历和性格的三兄弟的故事,从一个特别的角度,反映了南美洲华人华侨从最初的谋生到创业,到如今沿着中国“一带一路”引领的方向,将华人华侨的事业发展壮大并成为连接起中国和南美洲地区经济桥梁的过程。其中对于三兄弟中的大哥这个人物的刻画,编导充分抓住了他善良内敛的性格特点,以他自身令人酸的楚经历引出他后来不惜代价帮助那些比他晚一点到巴西的华侨的故事。采访中随着大哥含泪说出的那一句:“都是亲身经历过的,知道他们太难,所以只要有可能就一定一定不要让他们损失太多……”让很多的观众为之动容。也让观众对于南美洲华人华侨的发展史有了更加真切和深刻的感受。
  一直以来,蓬勃的经济发展与独特的东方文化相融合,传统与现代的碰撞交汇,让今天的中国成为不少西方人眼中的一个持久的迷,也让我们的外宣人物专题有了更加广阔的传播与创作空间。明确我们的外宣定位,从结构、视角上不断创新,抓住人物情感这个永远的杀手锏,我想这应该是当下这个融媒体时代我们从事外宣人物专题节目创作的主攻方向。

(作者单位:浙江电视台国际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