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影像唤醒情感:微纪录片的杀手锏——《城市的背影》创作手记

焦征远

  随着网络、手机等流媒体的迅猛发展,大量精致小巧的微纪录片应运而生,纪录着普通人的生活、时代精神以及当下的思考,充实了人们的心灵世界,激发了人们的情感力量,推动着社会价值观念的进步。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中,受商业利益的驱使, 微纪录片题材跟风严重,盲目迎合市场需求,艺术创作成了工业流水线,很多创作者只注重拍摄技巧和包装制作,忽略了对人物内心世界的挖掘和对真实情感的表达,只关注个体人物的描写,却忽视了个体所代表的社会群体的生存状态。本文结合2016年度浙江省纪录片“丹桂奖”最佳微纪录片《城市的背影》,就如何用影像唤醒情感进行分析,希望能够为微纪录片的创作者提供一些参考和借鉴,让微纪录片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
  一、如何用情感塑造人物
  1、把握人物精神脉络
  有个性、有故事、有情感。真实的人物故事,鲜明的人物性格特征,微纪录片无法容纳复杂的起承转合,所以人物的设定尤其重要,人设需要立体饱满,可以有性格缺陷,但拥有有趣灵魂和稳定价值观的人设会得到观众的喜爱和探寻,能够很容易让大家记住。
  洗墙工、地铁工人、油漆工……,这是2016年在杭州这座城市中到处可见的背影,熟悉而陌生、朴实却又真实。这一年,大大小小的改造工程给生活带来诸多不便,当我们为扬尘和喧嚣皱起眉头的时候,你看不到他们汗与泪交加;当我们发现这座城市旧貌换新颜的时候,你没有对他们说过一句谢谢,其实这些都无关重要,对新生代的农民工来说,只希望在这座城市里有尊严地活着。在与他们交流的过程中,他们的态度打动了我,所以在G20前的几个月,我潜入了他们中间,挖掘他们的生活经历和故事,展现富有时代印记的画面,去感染更多的人。
  微纪录片《城市的背影》将近万名坚守在G20峰会项目建设一线的农民工群体形象寄托于个体叙事中,力图描摹底层个体在为这座城市默默做出的努力,透过辛苦劳作中的点滴与中国形象相联接,以人类共通的精神情感为突破口,以期在传播中使受众获得心理认同。
  2、碎片化时代的叙事微结构
  微纪录片和长纪录片一样,都是在呈现一个故事,没有起承转合就没有了影片的趣味性,但起承转合要符合碎片化观看习惯,保证观众兴趣的同时快速切入主题。短视频不能因为时长就失去了逻辑,这在我们创作的过程中是必不可少的,而这个逻辑就是结构搭建好之后呈现的叙事逻辑。
  纪录片叙事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结构,学者钟大年将纪录片的结构分为递进式、典型集合式、复线式、板块式、漫谈式五种。《城市的背影》运用立体的空间叙事构架城市空间,采用板块式的结构,每个短片两分钟左右,分为170多米的城市高空——西湖文化广场,20多米的城市地下——杭州地铁五号线施工现场,20多米的城市地上——武林路外立面改造工程。三个场景既可以组合成一个故事,又可以独立成篇,在“小强热线-浙江教科”微信公众号以及腾讯客户端传播,总共取得了近二十万的点击率,赢得了网友们的点赞,这一形式充分保证了当今受众时间碎片化、故事微型化、传播微平台化、节奏快速化等特征的收视习惯。
  3、微观平易的叙事视角
  用不同的视角去观察人物,人物就变得生动起来。叙事视角是塑造人物至关重要的一点,法国的兹韦坦·托多洛夫把叙述视角分为全知视角、内视角和外视角三种形态,同时制作者选取的叙事视角和受众的认知感受直接相关,并且影响作品最终的艺术效果。《城市的背影》站在普通人的角度上,采用内视角和外视角相结合的方式。以“蜘蛛人”、地铁工人、油漆工的自述为叙事视角,省略掉庞杂的背景铺陈,比起第三人称的宣讲更生动易接受,使得叙事显得小巧而灵动,影像传达的信息量更加丰富,节奏的把控更加凝练多变、渲染的情绪更加跌宕起伏、表现的意境更加深远辽阔,让观众通过镜头与镜头间渐次展现的元素和彼此间的微妙联系,产生丰富的联想和情感体验。
  二、如何用情感讲述人物故事
  1、执着的观察角度
  情感是人类共通的桥梁,情感表达在人物纪录片的创作中有着重要意义。纪录片要以情动人,没有情感,纪录片就只能是一副没有灵魂的躯壳。一部好的人物纪录片,需要创作者注入情感用心拍摄,展现主人公的真实生活和真情实感,不能虚构人物形象或者夸大故事情节,也不能无原则地堆砌镜头。不管是获得丰功伟绩的大人物,还是平凡世界中的草根百姓,创作者都要善于发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挖掘他们的内心世界。
  我就是一个对做电视记录有些病态,执着的神经病,好在我和摄像金俊、航拍师张晟等几位搭档对记录的快乐都有着近乎疯狂的追求。而这种快乐,不是傻乐,而是在有了生活经历以后带着睿智的一种精神愉悦。当我带着同样的气息走进了这些人物,没有任何沟通的不畅,面对镜头,各种在工作中得到的感悟在短时间内得到了最大的碰撞和释放,在《城市的背影》短短的六分多钟时间里,有了那么多情绪的释放和表达,也正是这个片子能够迅速抓住人眼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何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让被采访人的情绪快速地释放,并且不着痕迹地记录到镜头里面,我相信是每个纪录人都想掌握和得到的一种技巧。
  “如果你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这是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说过的一句最著名的话。很多记者摄影师都是离得远远的拍摄士兵在前线作战,因为靠近就有生命危险,但是罗伯特·卡帕不一样,他每次都是冲到最近的地方近距离拍摄,甚至连人物脸上的表情都完全记录下来,这样拍出来的照片才更清晰,更震撼。如果你听不到场地和当事人的声音,就难以感觉到当事人的情感。对我而言,更喜欢隐身当事人最近的距离拍摄,让他隐约感受到我的存在。在《城市的背影》片子中,摄影师为了拍摄“蜘蛛人”时正爱的真实画面,也是坐到了擦玻璃所使用的木板上,趴到170米高的顶楼边沿上;为了拍到盾构机操作手崔伦凯的工作场景,我们也必须和工人一样呆在闷热潮湿的地下,两双鞋早已浸泡在泥泞的基坑内;为了获得外墙油漆工张国平在脚手架上行走的画面,我们也只能冒着40多度的高温爬到架子上,一只手挽着滚烫的钢管,端着摄影机,确保画面的稳定。尽管危险、艰苦时刻伴随,但为了再现更真实更完美的镜头,我们就要更近一步,更深一点。
  因为对于一本微纪录片来讲,每一个画面都异常的珍贵,绝不能马虎对待或者浪费,但如何既要靠得近又不能打扰当事人的注意力,这也许就是拍摄者最大的挑战了,当然这背后需要一种情感的积累,用心的付出,这中间没有什么技巧,其实就是人情的往来,心灵的契合,就像范俭在拍摄《摇摇晃晃的人间》时,从一开始女主人公余秀华对他的怀疑,到渐渐地两人之间没有防备剩下默契, 甚至成为打情骂俏的暧昧朋友, 这时候的余秀华是没有伪装的,她把内心的辛酸、苦闷、快乐、激动在镜头面前放肆地展现,当把所有的情感都凝聚在一起,凑得更近的时候,各种深埋在人心底的那最容易触动的情感,有了一个集中爆发的出口。
  2、用细节来深化情感
  人物微纪录片要推陈出新、寻求嬗变,必须细致剖析人物,挖掘和追寻人物细节, 以小见大,利用情感冲突强化人物形象, 增强人物报道的可看性和感染力,引发观众共鸣。一部记录片是有许多可听可感可知的细节组成的,比如动作细节、声音细节、景物细节等。那么在拍摄过程中,怎么捕捉到有用的细节呢?首先需要专注。专注会使你掌握到人、事、物等各种细节的差异。当你的专注度愈高,感官打开愈多,专业也就愈进步。比如《城市的背影》第三篇《多一份理解,让城市变得更美好》,别看只有1分47秒的视频,当时我们跟踪记录张国平所在的工程队,从前期调研到最后拍摄前后花了两个礼拜时间,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按设定好的脚本拍摄呢?这样就不会浪费时间。其实,拍纪录片是基于自身探索和发现的基础上的记录和表达,耗费的就是时间,要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和耐心专注于现场的观察细节。这些细节都是捕捉到的,而不是硬生生摆拍的,比如工人不小心把油漆滴在住户的衣服上,有人就不乐意了,对张国平指指点点,这些动作细节都通过画面真实地记录下来了,这是城市改造不可避免的矛盾冲突。当然,我们也捕捉到了暖心的画面,有一天傍晚,我们发现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从窗户里探出头来,给在架子上行走的农民工递出了一瓶矿泉水,一打听,原来这位老奶奶已经送出去两箱水,只要农民工一经过她的窗口,她立马就会递上一瓶,正像片中油漆工张国平所说的那样,“虽然一瓶水并不值钱,但心里感觉到农民工被看得起啊!”经过这一描写,最后整个片子立意就是不一样了,片子不仅仅是为了表现一个人,而是杭州一座城,正是市民多了一份理解和宽容,才让这座城市变得更美好!其实这瓶水就是一个景物细节,对于渲染情绪、深化主题都是非常具有好处的。
   以上只是我对微纪录片创作的一些浅见,总之,未来微纪录片发展大有可为,我们别太拘泥于套路,多琢磨一下观众喜欢看什么,是什么能够真正地打动观众,形成自己擅长的表达方式和手法,而不是你的微纪录片到底是否符合所谓“行业标准”。

(作者单位:浙江电视台教科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