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精典型报道 讲好“三农”故事——2017年度全省电视对农节目(活动)评选综述

吴生华

  2017年度全省广播电视对农节目服务工程建设考核暨对农节目(活动)政府奖评选于9月中旬在杭举行。此次对农节目(活动)政府奖评选,省、市、县级广播电视台(集团)送评电视对农节目52件,评出一、二、三等奖分别为2、4、5件,共11件获奖作品。选送电视对农活动10个,评出一、二、三等奖各2个,共6个获奖活动。今年电视对农节目参评作品整体质量大幅提升,在典型和调查两类专题节目继续保持较高水准的同时,题材内容进一步拓展,报道形态更加丰富,作品思想深度和感染力也有较大提升,虽获奖比例只有21%,但也呈现出了白热化的竞争态势。电视对农活动方面,虽总量(10个)仍然不多,但活动策划更加注重大赛、巡演和推介等现场性的元素,总体上形态更加丰富。以获奖节目和活动为代表,此次各台参评创优工作启动早,节目采访和活动策划细致,成果明显,体现出全省各级广播电视台(集团)对对农节目政府奖参评的重视。
  一、主要特点
  1.调查报道更加深入
  此次参评的电视对农节目中,调查报道有10件,数量不多,但质量普遍较高。除了舆论监督性调查报道外,农村改革发展过程中的新问题调查及农产品产业调查两大类报道都突显了思辨的深度。如一等奖作品台州台的《山里的“最多跑一次”》,从距离黄岩城区将近70公里的上郑乡抱料村出发,摄制组足迹遍及台州5个县市区15个山村,采访乡镇干部、村干部和山区群众40多人,前后历时1个多月。扎实的采访调查,让干部和群众说出了心里话,提出“代你办”更要“教你办”的理念,同时运用真实朴素的画面呈现出山区群众同享“最多跑一次”的深刻主题。又如二等奖作品江山台的《万村景区化,村离“景区”还有多远?》,在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报告明确提出浙江要“大力发展全域旅游,推进万村景区化建设”的大背景下,深入调查江山在村向景区迈进过程中的痛点,调查深入,展示细致,既有直观真实的调查报道,也有建设性的思考。德清台的《“幸福”的烦恼》、平湖台的《“限价菜单”限住了什么》、兰溪台的《政策性保险,如何为弱质产业撑起“保险伞”》等节目,虽在激烈的竞争中没有获得奖项,但分别关注了农村居民健康保障、农村家宴、杨梅气象指数保险等新问题,具有较好的思辨性和建设性,应予以肯定。除了改革发展中新问题调查外,此次电视对农节目参评作品中,农产品产业发展调查报道也较为引人注目。如二等奖作品富阳台的《春笋减产的背后》、三等奖作品绍兴台的《虾苗危机》等,分别挖掘了竹笋产量下降及连年遭遇大面积死苗死虾现象的深刻原因,采访面广、权威性强。这一类调查报道以科学性和严谨性见长,对农产品产业发展具有良好的启示作用,也开拓了“三农”调查报道的视野。同时,舆论监督性调查报道仍以曝光问题、推进问题、化解问题的形式而独具竞争力。如此次瑞安台送评的《林源村:“蛋壳”农污工程,闲置五年谁之过?》从一个村民的举报电话入手,展开对林源村污水纳管工程的调查,发现相关部门以批代管,存在对工程管理缺位的失职行为,并挖掘出了“一些部门急功近利,一哄而上、遍地开花的建设模式,让民心工程最终变为闹心工程”的问题根源,问题曝光后,瑞安市政府就这一类问题专门召开协调会,有效推进了林源及其它一批村农污工程管道破损问题的解决。
  2.典型报道更为多样
  此次电视对农节目评选,典型报道依然是参评数量最多的大类,共30多件,占比超过了三分之二。与往年相比,今年参评作品中的典型报道更为多样化,不仅有农业创业的典型人物,农村文明建设的先进人物,还有一批“三农”改革发展中的典型经验报道,摆脱了传统经验报道的旧模式,展现出对农典型经验报道的鲜活性。典型报道中,农业创业人物仍以其创业故事的生动性见长,如杭州台的《“傻子”王建功》报道了淳安县威坪镇农民王建功投入千万家产研发名贵中药材桑黄的种植,悬念设计到位,情节跌宕起伏,展示了一位改革大潮中现代农业创业弄潮儿的艰辛,获得二等奖。先进人物典型中,嘉兴台的《跨省河长蒋国海》也以跨越江浙两省的河长典型,呈现了一位老渔民的新生活,获得了三等奖。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参评的典型报道中,像宁海台的《涉农资金整合改革的“宁海样本”》涉及到了涉农资金管理和使用的新领域,报道以两个村庄的对比切入,由点到面,层层递进,把一个重大而又有些枯燥的话题说得生动且透彻。衢州台的《“早田模式”给农家菜“镀金”》,同样以一户农家的前后对比鲜活展示了早田农业公司“四定模式”让农家菜成为抢手货,生动报道了山区农户增收致富的“早田模式”经验。
  3.节目形态更加丰富
  节目形态更为丰富是此次电视对农节目评选中的一个可喜现象。除了以往常用的专题报道形式,连续报道、系列报道及评论性节目等都有所呈现。如二等奖作品瑞安台的《林源村:“蛋壳”农污工程,闲置五年谁之过?》就是一组持续追踪调查的连续报道;三等奖作品武义台的《乡村变装探索》则是一组以现代新农村建设为主题策划的系列报道,从“五水共治”成效带动、民宿经济拉动村庄经济、乡土情怀助推老村经济3个方面展示了现代新农村建设的路径;一等奖作品是遂昌台在《三农会客厅》专栏播出的《农民增收的那些新招数》,报道以富有农村电商特色的几个短片故事引发观众共鸣,并以演播室嘉宾评论串接短片的形式对电视评论节目的形态进行了有益探索。另外,还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台送评的“三农”题材纪实短片和美丽乡村风光纪录片等节目形态,虽没有获奖,但也体现了这些台对农栏目编导积极探索和勇于创新的精神。如余杭台的《五亩藕塘的秘密》以G20峰会宴会特供莲藕的主要供应者马良浩为主角,历时3个月跟拍记录了峰会特供莲藕的生产过程,虽作品有些拖沓,但探索精神可嘉。此外,象山台的《大美东溪》、三门台的《一只蟹,一座城》等,虽或以缺乏主题的贯入、或以剪辑上较为散乱而无缘奖项,但精美的镜头给评委留下了深刻印象,为以风光类纪录片的形态在美丽乡村报道中做出了新的探索。
  4.对农活动更接地气
  此次电视对农活动评选,虽送评数量仍不多,但总体质量较好,活动更加注重现场性,其形态也更加完备。两个获得一等奖的活动,既有组织策划的厚度,也有广泛的参与面,得到了评委们一致的肯定。浙江电视台公共·新闻频道的《第四届浙江农民创富大赛颁奖典礼》前期发动充分,对全省农民创富积极性的激发作用明显。永嘉台的《永嘉县第二届“美厨娘”厨艺大赛》,农村妇女参与的草根性特征鲜明,活动策划形态完备,活动现场气氛热烈。两个二等奖活动中,长兴台的《乡村全民星——垃圾分类榜评选总决赛暨颁奖典礼》公益性主题明确,前期的活动开展最后落实到决赛和颁奖典礼,使活动落地有了现场性。嵊州台的《“文艺走基层村嫂助乡邻”电视巡演活动》将闻名全国的“嵊州村嫂”志愿服务品牌宣传融入到“文艺走基层”系列活动中,对于一家县级电视台来说,能够以走基层的形式开展系列的文艺巡回演出活动也难能可贵。
  二、几点建议
  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针对评选中发现的问题再提几点建议。
  1.参评作品要明确主题
  电视对农节目创优,某种意义上比拼的就是主题的新颖性和深刻性,因而要在深入采访的基础上,提升对主题的提炼和表达的水准。如几个美丽乡村的风光纪录片,虽有华丽的镜头展示,但缺乏明确的主题贯入。有的参评节目报道的是某一产业的发展,但其中某段的创业人物故事则更有鲜活性,主题杂糅,不够明确。个别典型经验报道,一味地唱赞歌,主题表达缺乏分寸把握。部分问题性的调查报道,在提出质疑的同时缺乏权威的建设性意见,一些由记者直接提出的建议可操作性不强,主题表达偏于主观性。上述种种问题,都需在今后的创优评比中加以注意。
  2.典型报道要讲好故事
  典型报道故事性不足或故事平淡依然是个老问题,除了典型本身新闻价值不大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采访不够深入,电视化的叙事手段运用不够到位。如某台报道一位智慧种田的现代农民,题材有较好的引领性,但场景和过程记录都较差,8分多钟的一个人物专题,11段采访都是采访对象站定一个地点进行讲述,采访策划不到位。
  3.同类题材要予以避免
  近年来,浙江新闻奖等各类省级政府奖评选工作,对同一广播电视台广播、电视参评作品同题材甚至同作品改编报送都有审核,此次对农节目(活动)政府奖评选工作同样注意到了这一问题。某台关于“组帐村管”的专题及某台关于“坚守”与“传承”——两代人发展葡萄种植“匠人精神”的报道在电视对农节目(活动)评审组评选中都受到了评委肯定,但这两件作品都与广播参评作品同题材甚至同标题,在广播对农节目(活动)评审组评选中已获奖,电视对农节目自然落选。同一广播电视台广播、电视同时播出同题材作品是可行的,但参评作品时同题材同时报送广播和电视对农节目的做法需要避免。同时,评奖通知明确规定参评对农节目必须是“在自办对农栏目中播出过的广播、电视作品”,但一些台参评作品仍是在党建或纪实栏目中播出的,经评委鉴定取消参评资格。
  4.对农活动要保持常态
  
此次电视对农活动总量只有10个,参评数量仍然偏少。在当前媒体发展形势下,广播电视对农栏目活动化运作已成为农村居民最能直接参与节目的方式。因而,各级广播电视台都应加强对农活动的策划和开展,走向农村社区和广阔田野,增强活动的现场性,赢得更多农村居民的参与热情。同时,要积极探索横向联动和新媒体融合的活动形态,让对农活动发挥更优的传播效果。

(作者单位:浙江传媒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