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 新大片

胡 勇

  党的十九大为我们擘画了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的宏伟蓝图。作为大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电视节目也肩负了新的使命,面临着新的挑战。大家都在翘首以盼,哪一档综艺文化节目会率先脱颖而出,成为十九大后的首档符合新时代要求的新电视大片。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时方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报告中提出的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当然也包括对文化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作为广大人民群众最普遍的文化娱乐产品,新时代的电视节目应该如何坚守,如何创新,才能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才能无愧于伟大时代的文化需要,值得我们研究讨论。“任何一个火爆的综艺节目背后,都有一套方法可循。它们如同一个个产品,只有品牌化、IP化之后,才能提升溢价。”结合中央和主管部门系列精神,以及对已有几档热门品牌节目的分析,我认为新时代下的新电视大片,需着重具备三大特质。
   新时代的新电视大片,需要更有力地响应时代号召,呼应人民心声
  积极响应时代号召这一宏观大势,深入研判国家方针政策走向,熟悉行业发展潮流,紧抓机遇,发挥优势,乘势而上,这是决定一档电视节目能否脱颖而出的基本前提,也是核心要意。没有任何违背时代号召,逆潮流而动的行为是能够成功的,更何况有着特殊属性的大众传媒产品。2012年《中国好声音》一炮而红,2013年《爸爸去哪儿》精彩亮相,2015年《奔跑吧 兄弟》横空出世,2017年《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突出重围,无不是应时而生,乘势而上的精品佳作。那么,如何才能做到响应时代号召,呼应人民心声?
  首先要严格遵循相关行业政策和精神。要把这些方针政策和精神吃深吃透,做到心中有数、胸有成竹,这是投身于新时代电视内容生产的先决条件。为推进我国电视文化产业有序规范发展,历年来广电总局针对选秀、婚恋、真人秀、未成年人保护等制定了一系列调控政策,《爸爸去哪儿》《爸爸回来了》等涉及未成年人保护的热门节目从电视荧屏上消失了,以《非诚勿扰》为代表的婚恋类节目也得到了规范发展。同时也诞生了《奔跑吧 兄弟》《我是歌手》《向往的生活》《朗读者》等一大批题材各异,类型丰富的综艺精品,在政策的调控下,电视节目不但没有萧条,反而更加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其次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十九大报告中,“人民”这个词在3万多字的报告中提到了203次,成为一个高频词汇,直抵人心。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特别指出:“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要把人民作为文艺表现的主体,一旦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能不能搞出优秀作品,最根本的决定于是否能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一方面要重视观众收视需求。从收视市场来看,2016年初,全国有线电视用户数为2.6亿,由广大人民群众构成的观众基数是电视节目成功的基础,他们是从业者必须关心善待的客户。另一方面要重视人民在舞台上的展现。在节目嘉宾选择上,要更多地聚焦到各行各业的“素人”身上,做到“星素结合”。《中国诗词大会》的主角是从全国各地遴选出的100余位诗词爱好者,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河北的农民,有华北的石油工人,有乡镇医院的医生,有乡村小学的教师,有大都市的快递员,节目中16岁少女武亦姝表现抢眼一举夺冠,“满足了大家对古代才女的所有幻想”,在这些普通的年轻人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国文化薪火相传的未来和希望。“无论是从电视节目发展的规律来看,还是从主流媒体应承担的导向责任来看,让人民成为参与主体的素人真人秀肯定是未来的方向。”电视节目作为大众文化产品,就必须做到“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想人民之所想,忧人民之所忧,乐人民之所乐,真正打造属于人民的舞台。
  新时代的新电视大片,需要更有力地肩负职责使命,践行专业担当
  目前综艺人文等电视节目的生产,主要有电视台自主创制和社会公司合作打造两大形式。无论采用哪种生产形式,播出平台的属性决定了每一档电视节目都要肩负起主流媒体的职责使命,都要严格践行主流媒体的专业担当。
  要成为新时代新大片,首先,要有社会态度,要体现主流价值观。“只有创新主流价值观,让新闻报道与电视节目真正回应百姓所关心的问题,满足百姓的需求,才能传递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讲好中国故事。”一档能够体现主流价值观的电视节目,必定是一档有鲜明态度的电视节目,这个态度要通过节目本身明确摆出来。《中国好声音》通过盲选表达了大众对于公平竞争的期待;《朗读者》通过经典书信的朗读表达大众对情感沟通的怀念;《演员的诞生》则是以“演技”的名义,直接考验演员的专业素养,树立正面典型,打脸惺惺作态,直斥行业弊病。要特别提到《演员的诞生》这档星素结合的演技合作节目,在首期节目中年轻演员郑爽因演技不精而遭到导师章子怡狠批,引发舆论狂欢,直接痛批被诟病多时的“小鲜肉爆红”现象,通过独到的电视表现手法,直斥行业弊病,肯定行业标杆,引发全社会关注和讨论,这正是此档节目体现出来的最值得肯定的一面。
  其次,要体现“两个效益”相结合,要“有意思有意义”。综艺人文节目同时具备双重属性,既要有成风化人的社会责任,要关怀人、教育人、引导人的社会效益,也要有良性循环的市场责任,要能收支平衡、保值增值的经济效益。同时要处理好“两个效益”的关系,要将社会效益摆在首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一档只有社会效益没有经济效益的节目,将会后继乏力。一档只讲经济效益而忽略了社会效益的节目,终将遭到观众的唾弃。简单地理解,“有意思”就是节目要好看,有娱乐性和趣味性,能给观众带来感官的享受。“有意义”则是节目要有示范和引导,能传达积极的正向价值观,能给观众带来心灵的洗涤。包括节目创制团队对节目本身的精益求精,参与嘉宾对自身艺能的孜孜以求。一档节目就是一面镜子,映照出创制团队的精神面貌和专业实力。一档节目也是一面旗子,展现出我们这个时代的社会风貌和浩荡民心。
  再次,要能体现一流电视媒体的专业担当。一档电视节目的产生,是脑力、体力、资金等结合的系统工程,离不开文艺创作和工业体系的配套协调。《中国好声音》的横空出世,将电视节目打造带入了一个全新的电视大片时代。“大片的出现不仅改变了电视的竞争格局,还抑制了互联网新媒体攻城掠地的强劲势头,出现了电视节目制作的新趋势。”4K、gopro、vr、等越来越多地新技术新手段迅速融入到节目的拍摄制作中来。  H5、融媒体互动等新型传播手段越来越多地运用于节目的宣传推广中来。自此,综艺和人文节目的打造,对理念、设备、技术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从业人员的专业素养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韩国著名真人秀编剧朱基卜表示:“一个节目之所以成功,核心团队是最重要的,核心的编导以及编剧、导演还有演员是构成这个节目成功最重要的因素。”这就迫使核心团队,乃至整个行业必须更加注重技术开发和理念更新,更加注重人才储备和团队培养,才能不断地将新点子开发成新热品,让节目更漂亮,更好看。
  新时代的新电视大片,需要更有力地弘扬传统文化,彰显民族自觉
  中华民族能够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生生不息,顽强发展,跟我们民族有一脉相承的精神追求、精神特质、精神脉络分不开。世界各大民族的神话传说中,只有中华民族的神话故事传达的是不靠天不靠地,靠自己的抗争和奋斗。在西方的神话里,火是普罗米修斯偷来的,而在中国的神话里,我们的先民靠自己钻木取火。大禹治水、精卫填海、后羿射日、愚公移山等神话传说,无不蕴藏着中华民族发奋图强、坚韧不拔、敢作敢为的最深层面的民族自觉。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著名编剧梁振华说“国家已经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弘扬作为一个国策,这是一个对传统文化前所未有的政策引导,意味着中国文化发展到了今天,已经从国家层面认识到了传统文化当中的品德、理念、哲学、生活形态,以及对世界的认知,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我们既要准确把握优秀传统文化的丰富内涵,也要勇于吸收优秀外来文化,在综艺节目打造上,要充分运用原创、借鉴、融合理念,在交流互鉴中提升电视节目的国际视野和国际站位。本土的也是世界的,《中国诗词大会》在央视播出引起全国的广泛关注,作为一档以诗词为主的本土原创人文类节目,为何会在众娱乐类节目中脱颖而出?除了引入了“飞花令”等形式创新外,更要归功于中国文化瑰宝——唐诗宋词的精神魅力。“原创文化类节目的发展创新,不仅对中国电视的内容生产具有重大影响,对于整个文化、社会、艺术、传媒的发展也具有重要的价值和启示意义。” 融汇中外更能催生文化魅力。《RUNNING MAN》是韩国的一档热门真人秀,引进国内后改名为《奔跑吧 兄弟》,播出以来以接连破2破3的高收视,成为一档现象级综艺节目。2017年浙江卫视对该节目大胆创新,升级为《奔跑吧》,不再局限于演艺明星之间的游戏打闹,而是大胆融入了更多的传统文化、红色印迹和时代追寻。本季的收视率“高点”就出现在“黄河大合唱”这一集,节目嘉宾与“兄弟团”从延安出发,一路行至黄河,挑战了惊险的“铁索飞渡”,还在钢琴家李云迪伴奏下,伫立在巨浪滔天的黄河之畔,齐声高唱《保卫黄河》,让全国观众血脉喷张。该期节目的52城收视达3.304%。“感觉这是几季以来最有意义的一次。”有网友这样留言,“综艺节目真的不是全靠搞笑,除了嘻嘻哈哈、热热闹闹之外,如果还能给大家留下一点感动、一点情怀,才是比较好的节目。”这些,正是难能可贵的民族自觉!
   新时代必将开启新征程,我们要始终坚定文化自信,响应时代号召,呼应人民心声;肩负职责使命,践行专业担当;弘扬传统文化,彰显民族自觉,必将持续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必将持续诞生一批能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新电视大片。

(作者单位: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